位置: 主页 > 网上哪个平台可以赌博 >

红莲:红观思野──忆起求学时写作

时间:70-01-01 08:00 来源:

说起写作,我非常羞愧。求学时虽有老师提携,把对写作完全没信心,100字都写不出的孩子慢慢提升到数千字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质,老师鼓励我写“完成作文”,因为叙述文的无限开脑洞,对我比较好得分。叙述文写得好,需要对剧情铺设妥当,叙事生动,只要没有“神转折”,基本上问题不大。

议论文也不难得分,有一套定律:陈述题目,提出假设,论证假设,得出结论;只要条理分明,思路清晰,便是上乘的议论文。写议论文必须理性,多吸收知识,自然能言善辩。至於需要靠点感性的散文和诗歌,虽说需些天赋,但不是没办法学好的。

学好散文,学习“移情”是比较快的入门方法。譬如说,梧桐叶落写的非梧桐叶落,而是秋临萧瑟。古人将观看秋季,自然进入老、病的状态,起了悲悯,将它投射在秋临时,最先落叶的梧桐。日本人爱赏樱,因为樱象徵无常,璀璨只有一刹那便凋谢坏死,观看生死无常,活着时应像樱花绽放时,死亡无法逆转,活着就要活得最好。

老师可出个题目,例如“沙漏”。学生须大开脑洞,竭尽所能设想、感受沙漏可带来的象徵意义,例如,时间;从中发挥出感性的本能,写百字小品。久而久之,“移情”的越来越熟练,写感性文章自然得心应手。

当然,运用不当,则是无病呻吟。

艺术学院生,不务正业在创作。
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